5G开启商用,你准备好了吗

每年夏天,连衣裙几乎是所有女人最常穿的单品之一。而不同品牌的连衣裙定价也是可以从几百到上万不等,所以那些昂贵的连衣裙到底贵在哪里?我们今天就来一探究竟。



从活动到红毯,我们经常能够看到明星名流们穿着精致的连衣裙出现在高清图片里。所以,到底是什么样的连衣裙经得起镜头的放大?昂贵的连衣裙到底贵在哪里,也着实让人好奇。



连衣裙的精致,要从细节说起。在很多人眼中,那些连衣裙动辄上万的定价和品牌效应总是密不可分。我们不能说这两者毫无关联,但花些心思去“研究”一下这些连衣裙,就会发现这样的定价不无道理。


以Chanel为例,一件成衣系列的连衣裙定价就在3到5万不等,但连衣裙上的细节其实也是出自服务高定系列的高级手工坊。


2019春夏系列,参考价:RMB 35,900


2019春夏系列,参考价:RMB 52,500


Chanel合作的高级手工坊和工厂累计有26间,每一家都有自己特殊的技艺。以Lognon褶饰坊为例,她们出品的褶皱还真与其他工坊的不一样。



Lognon褶饰坊结合了传统工艺和数字科技,想要在平坦的面料上捏出精细的褶裥就需要至少两位工匠合作完成,压褶也是有8种以上不同的专业手法。



此外,制作褶皱的技术也很复杂,织物熨烫后需要平放在纸板模具上, 再卷起来以85°C到100°C蒸汽加热,最后等待冷却定型。这些耗材耗成本的工艺就是Chanel连衣裙与众不同的原因,自然也是定价高昂的原因。



当然,这样的精细工艺一方面出于品牌对细节要求,另一方面也是品牌客户消费这些昂贵连衣裙的需求。对于这些客户来讲,出席的场合不仅需要选择好看又得体的款式,也需要这些精湛的细节匹配场合、体现格调与质感。



可以说Chanel的连衣裙之所以贵,正是和用料与工艺有关。打个比方,我们选择一件花卉连衣裙,几百块的连衣裙至多可以做到把印花做好,但几千块的连衣裙就有条件用刺绣或是其他方式将裙上的花卉呈现得更精致好看。那么上万的连衣裙,自然就有能力将你喜爱的花卉打造得栩栩如生。



这也是为什么明星名流会选择这些昂贵的连衣裙,因为它们的确可以将细节处理得完美极致。所以网络上的高清图哪怕放大到极限,我们看到的依旧是这些连衣裙上的精巧工艺和完美细节。




的确,名媛精英们对于时装的追求不止停留在款式设计,更多注重的是质感细节。花上万元买一条连衣裙的她们不一定喜欢华丽繁复的重工,但即便是极简也是都有能力把成本用在“看不见”的地方。



比如Valentino最出名的红,就不是现成的颜色。它的红是由0%的蓝,100%的红,100%的黄和10%的黑调和而成,所以每次制作不同款式和面料的红衣服时,都需要精细到考虑用什么样的工艺去加工。



所以我们在Valentino看到那些红裙,从染色的成本上就和流水线生产的红裙天差地别。



说到用料成本,爱马仕连衣裙的皮料也很值得一提。要知道,全球最好的皮革供应商会把第一轮选料的权利留给爱马仕,所以哪怕是连衣裙爱马仕也都选用的是皮革里的那顶尖的10%。



尤其是用于连衣裙的皮料,爱马仕也会在万里挑一之后采用手工鞣质加工皮革,使皮料呈现出不同的纹路效果,穿在身上也更柔软透气。简约高级的设计配上对质感的极致把控,让爱马仕的连衣裙一直受到精英女性们的追捧。



除了Valentino和爱马仕这样地位稳固的奢侈品牌,也有像The Row这种定价同样不菲的设计师品牌。虽然大部分人对The Row的定价都会有些不解,但这并不影响它广受名媛和精英女性的追捧。


Emma Stone in The Row


Amber Heardin The Row


The Row也是一个喜欢把成本都用在“看不见”地方的品牌,从轻质的平纹丝绸到100%开士米羊毛,她们在面料上一直极为考究。所以客户看到的是这个品牌坚持用纯天然面料,柔软亲肤又总是带着低调的光泽感。




单从这一点上已经可以推算出,光是面料就已经让The Row的成本低不了。因为面料本身的珍贵,The Row的产量也并不高。再算上设计与打版的费用,每一款衣服的单件成本自然又高了不少。



其实,这些动辄上万的连衣裙就是有本事把钱都花在我们看得见或是看不见的地方。有的可能以华丽的细节设计强调身价,有的也可能以低调的色彩或面料突出质感。




当然,如今越来越多女人对服装的质感和细节有了更高要求。所以,定价友好又质感不错的轻奢品牌开始广受欢迎。


Taylor Swift in Self-Portrait


Self-Portrait可以说是这几年比较热门的轻奢品牌,更是通过鲜明的风格、不错的质感和工艺圈了不少粉,很多明星和博主都穿过她家的连衣裙。


Margot Robbie in Self-Portrait


让Self-Portrait被广泛关注的其实也有明星效应,人们发现明星名流在高级场合里都穿着Self-Portrait出现时,在购买的时候就更会有一种审美文化的认同感。


Maia Mitchell in Self-Portrait


不可否认的是,工艺精良的蕾丝、刺绣和薄纱让她家的连衣裙看起来精致又高级。而大面积棉质、雪纺的面料又巧妙地控制了成本,加之没有精细手工部分,让Self-Portrait的性价比变得很高。


Camila Coelho in Self-Portrait


而定价本身就在三四千,折扣时甚至可以一千左右拿下一条连衣裙,这样的价位能够获得一件有质感又好看的连衣裙本身也是极有诱惑力的。


Aimee Songin Self-Portrait


价位在几千块的轻奢连衣裙可以说是具有不错消费实力的女人都会选择的产品,除了没有上万元连衣裙的精工细作,独特的风格和设计或是优良的面料和质感都可以实现。



如果你对款式设计和风格审美有比较强烈的追求,那么时尚圈广泛追捧的Jacquemus就可以满足。解构主义的剪裁和具有张力的廓形,让她家的连衣裙即便没有logo也可以轻松辨认。



虽然没有显眼的工艺体现,但是Jacquemus在剪裁上的花费确实不少。我们看到的这些独特却合理的廓形,都是在打版过程中反复调整实现的。这也是为什么轻奢品牌的独特设计穿上身依然合理,但快时尚的“深度”尝试经常会让我们难以驾驭。



用料方面,Jacquemus的连衣裙基本以棉质和粘纤维胶(人造丝)居多。一方面可以控制成本,另一方面也是考虑面料与廓形的配合。



如果你对面料的要求较高,那么以The Kooples、Zadig&Vltaire、IRO为首的这类法式连衣裙品牌就是不错的选择。


以The Kooples为例,作为曾经活跃在代购圈的品牌,从款式到用料它都非常拿得出手,而这也是品牌进入国内市场后表现不俗的重要原因。



最早认识The Kooples的人大多都是被连衣裙吸引而来,浪漫优雅的法式风格本就很受欢迎,用料也基本上都是亚麻和丝绸。




所以,质感上The Kooples可以说与一般平价连衣裙划开了明显区分,也有不少人就是因为品牌对面料讲究被“圈粉”的。



由此可见,大部分对非平价连衣裙的消费都来自于品质。即便不是所有人都会为昂贵稀罕的万元连衣裙买单,但愿意花几千块买一件用料讲究、剪裁考究的连衣裙的也是大有人在。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身在高街的COS凭借鲜明的简约风格和良心的用料收获了不错的路人缘。



不可否认,很多快时尚品牌的潮流sense不错,拍摄出的lookbook也都让人有着很强的购买欲。但对于有着一定消费能力的人而言,放大图片亦或走近试穿总会让不少人难为那些尚缺质感的衣服买单。



有人更追求款式,也有人更追求品质,不同的消费理念也都在不同程度反映了我们在当下的不同需求。但事实证明,大多数女人的确都在越来越注重质感。


编辑:小媛哥哥

撰文:rara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5G开启商用,你准备好了吗